首 页 | 法院简介 | 本院动态 | 法宣广场 | 法院人文 | 青浦法苑 | 执行工作 | 网上信访 | 诉讼指南 | 表格下载

今天是:

 

站内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

 
(2013)青民四(民)再重字第1 号

发稿时间:

上 海 市 青 浦 区 人 民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青民四()再重字第1

  原审原告张中华。
  委托代理人宋博,上海方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李志华。
  委托代理人张小潭,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海霞,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张朋飞。
  委托代理人卢翠英(系张朋飞母亲)。
   
原审原告张中华与原审被告李志华、原审被告张朋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926作出(2011)青民四(民)初字第135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李志华不服该民事判决,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1226作出(2012)沪二中民一(民)申字第142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后于2013515作出(2013)沪二中民一(民)再提字第1号民事裁定,认为原判认定基本事实不清,故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于2013624日立案,并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本案于201386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审原告张中华及其委托代理人宋博、原审被告李志华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小潭和刘海霞、原审被告张朋飞的委托代理人卢翠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于2013827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审原告张中华及其委托代理人宋博、原审被告李志华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小潭、原审被告张朋飞的委托代理人卢翠英到庭参加诉讼。因案情复杂,本案经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审限30天。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01231,原审原告张中华起诉至本院称:张朋飞于20101115950驾驶李志华所有的牌号为豫甲重型自卸货车沿蟠东路由南向北行驶,在左转弯过程中与骑轻便摩托车的张中华相撞,致使其受伤。后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交通警察支队(下简称青浦交警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确认张朋飞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张中华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张中华因交通事故造成如下损失:医疗费人民币15,437.71元、误工费7,200元、护理费2,400元、营养费2,400元、残疾赔偿金318,38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80元、交通费1,10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下简称交强险)限额内优先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172,800元、拐杖费18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03,000元、鉴定费1,800元、律师代理费3,000元,共计753,284.71元,扣除交强险的限额,张朋飞、李志华应承担70%的责任,故应向张中华支付的损失共计563,299.30元。因无法协商一致,张中华诉诸本院,并结合本案事实情况,要求判令张朋飞、李志华连带赔偿张中华400,000元(审理中变更为300,000元)。原审被告张朋飞和原审被告李志华均未作答辩。
  原审经开庭审理查明:20101115950许,张朋飞驾驶李志华名下的牌号为豫甲重型自卸货车沿蟠东路由南向北行驶,至青浦区龙联路蟠东路口处,左转弯过程中与沿龙联路由西往东张中华驾驶的轻便二轮摩托车相撞,造成车损及张中华受伤的交通事故。张中华受伤后即被送至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上海市总队医院治疗,并于当天入住该院,至次月16日出院。另张中华又进行门诊治疗。为此,张中华共花费医疗费15,479.20元、拐杖费180元。20101216,青浦交警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朋飞违反让行规定、左转弯未靠路口中心点左侧转弯、驾驶性能不符合要求且超载的机动车,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张中华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轻便摩托车,负事故的次要责任。201012月,张中华诉诸本院,并聘请律师代理诉讼,支付律师代理费3,000元。
  又查明: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张中华受伤后的伤残等级、休息、营养、护理期限进行评定,并于2011318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张中华因交通事故致左胫腓骨中下段粉碎性骨折,左足毁损伤,现左膝关节以下截肢,评定六级伤残,酌情给予伤后休息4个月,营养2个月,护理2个月。张中华为此支付鉴定费1,800元。2011413,某假肢矫形器(上海)有限公司出具证明一份,主要内容为:张中华适合装配普通适用型CF-E50小腿假肢,价格为32,000元,该假肢使用寿命约为4年,每年维修费用为该假肢款的8%,假肢具体赔偿期限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的人均寿命。2011516,张中华支付了假肢款32,000元。
  再查明:张中华的户籍性质为农业户口。张中华共生育三子,长子出生于2001111,次子出生于200666,三子出生于2007913
  原审审理中,张中华表示张朋飞驾驶的车辆未投保过交强险。
  原审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由此产生的损失。本案系机动车之间因道路交通事故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公安机关就本起事故作出的责任认定所依据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确认,故张朋飞应对张中华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李志华将其名下的制动性能不符合要求的车辆交付给张朋飞驾驶,故李志华应对张朋飞依法承担的赔偿款负连带赔偿责任。作为机动车,应投保交强险,由于张朋飞驾驶的车辆未投保交强险,故张朋飞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按照张中华实际损失承担赔付责任。超出保险责任限额的损失,由张朋飞按照责任赔偿。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张中华的各项损失计算如下:1、医疗费,应根据凭证并结合病史材料合理予以计算。据此,本院确认张中华的医疗费损失为15,437.71元。2、误工费,张中华提供的依据不足,按照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每月1,280元计算,应为5,120元。3、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张中华的计算方法和标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4、残疾赔偿金,其中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张中华的伤残等级及生育子女情况,本院酌情确认为77,710元,该费用一并计入残疾赔偿金,故残疾赔偿金应为215,170元。5、交通费,系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且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定为600元。6、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本起事故不仅使张中华的身体受到伤害,而且给张中华精神带来痛苦,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情确认为20,000元。7、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张中华已提供相应的证据,另张中华主张的拐杖费也属于该费用,故本院确认残疾生活辅助具费为172,980元。8、鉴定费,系张中华因本起事故实际支出的费用,且其已提供相应依据,本院予以支持。9、律师代理费,也是本起事故给张中华造成的财产利益损失,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定为3,000元。上述各赔偿项目总计439,487.71元,其中属交强险赔偿范围为120,000元(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余款由张朋飞承担70%,即223,641.40元,故张朋飞应赔偿张中华合计343,641.40元。现张中华仅主张300,000元,系其对自己民事权益的处分,于法无悖,本院予以准许。张朋飞、李志华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放弃了自己的诉讼权利。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张朋飞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张中华300,000元;二、李志华对张朋飞的上述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院重审过程中,原审原告张中华诉称:20101115950许,原审被告张朋飞驾驶牌号为豫甲的重型自卸货车沿蟠东路由南向北行驶,至上述地点,左转弯过程中与沿龙联路驾驶轻便二轮摩托车由西往东行驶至此的原审原告相撞,致使原审原告受伤。20101216,青浦交警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朋飞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张中华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审被告李志华作为事故车辆的登记所有人,对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即车辆的制动性能不符合要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依法承担连带责任。故请求判令:1、对原审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医疗费15,437.71元、误工费7,200元、护理费2,400元、营养费2,400元、残疾赔偿金401,88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211,2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80元、交通费1,10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赔付)、拐杖费18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29,713.75元、鉴定费1,800元、律师代理费3,000元、残疾后的生活护理费144,000元,以上总计1,045,898.46元,由原审被告张朋飞在交强险限额12万元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其承担70%的赔偿责任;2、原审被告李志华对张朋飞应承担的赔偿金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原审被告李志华辩称:对事故发生经过,参照事故认定书予以认定,但不同意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2009920,李志华将事故车辆以12万元的价格卖给张朋飞,车款两清,只是未及时办理过户手续,卖车时车辆保险的各种手续齐全,车辆交给张朋飞之后都由其进行经营管理,所有权已经转移,李志华无权干涉张朋飞,发生交通事故其也不知情。在申请再审过程中,李志华才得知车辆已经被扣押,并又卖出,所卖车款被原审原告拿去了。上述情况说明李志华与张朋飞之间的车辆买卖关系已经成立并履行完毕,李志华不应对该事故承担赔偿责任。对诉请中的误工费因原审原告没有正式工作,应当按照上海市上年度最低工资标准每月1,280元计算;关于残疾赔偿金,对残疾等级无异议,但应按照上海市上年度农村居民标准13,746元计算;关于定残之后的生活护理费,原审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需要生活护理,请求法庭不予支持;关于残疾辅助器具费,原审原告提交的证明无法证明其需要这么贵重的残疾辅助器具,也无法证明更换周期和标准;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应该考虑到原审原告的残疾程度及父母都应承担义务的因素进行合理计算,且最高限额不能超过上年度上海市农村居民消费支出限额;关于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等,请求法庭酌情考虑。
  原审被告张朋飞辩称:对事故经过无异议,事发后,事故车辆被扣押在交警队几年,其也有损失,故不同意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医疗费根据发票记载的金额确定,所有费用及交强险部分如何赔偿按照法律规定判决。
  经重审开庭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无误,对此予以确认。
  又查明:豫甲重型自卸货车最后的交强险保险期间自2009690时起20106824止。事发时,该车未投保交强险。事故发生后,张朋飞支付原审原告现金5,000元。原审判决后,张朋飞将由本院根据原审原告申请查封的豫甲重型自卸货车转让给案外人后又支付原审原告5万元。原审案件执行过程中,张朋飞支付现金1万元,本院从李志华银行账户扣划5,100元交付原审原告。
  以上查明的事实,有原审原告和两原审被告的陈述;原审原告提供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张朋飞的驾驶证和车辆行驶证复印件、病史材料及医疗费发票、拐杖费发票、鉴定报告及鉴定费发票、户口簿、装配残疾辅助器具(假肢)证明及假肢款发票、律师代理费发票;原审被告李志华提供的保险单抄件;本院出示的(2012)青执字第2610号案的执行笔录、扣划存款通知书、代管款专用收据、代管款处理通知、协议书予以证明,并经当庭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重审审理中,两原审被告确认涉案车辆保险期限届满前李志华曾提醒张朋飞续保交强险。另,李志华表示如果法院判决其承担连带责任,其被扣划的5,100元从其应承担的责任额中予以扣减;如法院判决其不承担连带责任,其被扣划的5,100元不再主张返还。
  本案重审审理中,各方当事人存在如下争议焦点:
  一、两原审被告李志华与张朋飞之间的车辆转让事实是否存在?
  原审被告李志华主张涉案车辆已于事故发生前转让于张朋飞。为此李志华提供:
  1、李志华(甲方)与张朋飞(乙方)于2009920签订的《买卖车协议》一份,内容为:“甲方有一辆重型自卸车,车辆牌号为:豫甲转卖给乙方,价格为壹拾贰万元整,自此协议签订日期起,欠款一次性付清,双方无涉。注:此车从2009920之前,此车发生的任何交通事故、债权债务、经济纠纷、拖欠各项规费等一切事宜均由甲方全部负责,与乙方无关。此车才(在)2009920之后,此车发生的任何交通事故、债权债务、经济纠纷、拖欠各项规费等一切事宜均由乙方全部负责,与甲方无关。甲方保证该车手续齐全,真实有效,乙方车辆过户手续,三个月之内如不办理,后果乙方自负,与甲方无关。”该协议上除了李志华、张朋飞的签名外,在“证人(签字)”下方另有“左某某”、“刘某某”签名字样。李志华以此证明事故车辆已于2009920转让给张朋飞。
  原审原告对《买卖车协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协议内容中对12万元现金如何取钱存钱及资金流向均无反映,可能是事发后两原审被告为了逃避责任而事后倒签的协议。
  原审被告张朋飞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2、证人左某某与刘某某出庭作证
  证人左某某出庭作证陈述:2009年,具体何时记不清了,刘某某带着张朋飞到浦东新区外高桥码头去买车,车款12万元是现金支付的,当天付清,车辆保险手续齐全,签订协议之前,车辆运营状况一切正常,我和李志华都在外高桥跑车,是朋友,买车当时还有刘某某、窦某某、张某某等几人在场,买卖双方协商好后由我起草协议,在浦东新区东沟镇打印社打印了两份,双方签字确认,打印协议时我与买卖双方都在,刘某某是否在场因为时间关系已经记不清了。签订协议好像在打印室外面,刘某某、窦某某、张某某、我及买卖双方都在场。在签字现场交付现金后张朋飞把车辆开走了。刘某某不太认识,以前见过面,听到人家叫他小名XX。《买卖车协议》上“左某某”字样是其本人所签。
  证人刘某某出庭作证陈述:好几年前,我带着张朋飞购买了李志华的一辆车。我与他们两人都认识,张朋飞要买车,我打电话问李志华,得知李志华要卖车,就牵头双方进行了买卖。协议是谁起草的我不记得了,李志华与张朋飞协商的时候我在场,还有李志华一边的一个人,两人协商好后到打印部打印出来,是草签了一份协议之后再打印还是边谈边打印记不得了。打印协议时有四、五个人在场,前面那个证人(指左某某)也在场。车款12万元是在打印现场以现金方式支付的。行驶证等车辆相关手续都在车上。钱款支付后,张朋飞将车辆开走了。买车之前张朋飞检查了车辆状况,车辆保险等手续都齐全。《买卖车协议》上“刘某某”字样是其本人所签,在该协议之前是否草签了协议我不知道,我作为介绍人,是买卖双方让我签字作见证的。我小名叫刘XX
  原审原告张中华对上述两证人的证言发表如下质证意见:两证人与李志华有利害关系,不具有作证的公正性。证人各自的前后陈述有矛盾,两证人之间的陈述矛盾较突出,具体有五个方面:1、买卖车辆协商阶段,两证人是否在场的陈述前后矛盾;2、签订《买卖车协议》前是否草签协议,两证人说法不一;3、在打印室里的人数说法不一;4、关于交付车款地点,前者陈述在打印室外,后者陈述在打印室内;5、关于随车凭证及手续的交付,前者陈述是交完钱后当场验收车辆车架号并对随车凭证进行交付,但后者陈述车辆的手续都在车上,且该车辆在码头离打印室有几公里。综上,两证人关于车辆买卖的各个环节的陈述有自相矛盾的地方,请求法庭不予采信。
  原审被告李志华对两名证人的证言无异议。
  原审被告张朋飞对两名证人的证言无异议。
  本院认为:虽然证人左某某与原审被告李志华系朋友关系,证人刘某某与两原审被告均相识,但鉴于两证人是两原审被告签订《买卖车协议》时的在场人,对车辆买卖情况有所了解,故两证人证言具有一定的证明力。比较两证人证言,他们关于车辆买卖经过的陈述基本一致,其中对介绍人、车款金额、交付时间、交付方式、保险手续的陈述完全吻合。原审原告认为两证人证言存在的矛盾之处并非车辆买卖的关键环节,且签订《买卖车协议》时间为2009年,事隔多年,两证人对当时情形的记忆有细微差别符合常理。原审原告对《买卖车协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协议内容对12万元现金如何取钱存钱及资金流向均无反映,但协议载明取钱存钱并非买卖协议载明的必要内容,原审原告以协议内容不完备抗辩协议的真实性不能成立。原审原告认为该协议可能是事发后两原审被告为了逃避责任于事后倒签,其并未就此提交证据,经本院释明,原审原告坚持不要求对《买卖车协议》申请鉴定,故本院对其抗辩主张不予采信。《买卖车协议》载明的签订时间及车辆转让款等内容与两证人的陈述基本一致,车辆交付过程完整,两证人亦确认协议上各自签名字样系本人所签,故《买卖车协议》与证人证言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两原审被告李志华与张朋飞于2009920签订的《买卖车协议》真实有效,本院确认涉案车辆已于2009920由李志华转让于张朋飞。
  二、李志华对张朋飞应负的赔偿义务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原审原告张中华认为涉案车辆没有办理过户及交强险的续保手续,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即使涉案车辆所有权已经发生转移,但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即涉案车辆制动性能不符合要求的安全隐患可能在车辆买卖时就已存在,故李志华应依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原审被告李志华认为涉案车辆已于2009920转让给张朋飞,之后发生的债权债务均由张朋飞承担。未续保交强险的责任完全在于张朋飞。涉案车辆交付时有无安全隐患谁也无法弄清,安全隐患也许是张朋飞使用过程中才产生的,故李志华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当事人之间已经以买卖等方式转让并交付机动车但未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如前所述,本院确认涉案车辆已于2009920由李志华转让给张朋飞,故发生事故时实际车主已为张朋飞。故本案中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后的不足部分,由受让人张朋飞承担赔偿责任。关于本案涉案车辆发生事故时未投保交强险的责任,本院认为,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出卖人的基本义务是交付标的物或者交付提取标的物的单证并转移标的物所有权,本案中,李志华已履行此项义务。买受人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标的物及附随单证,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李志华已向张朋飞交付了保险单,张朋飞应自行注意保险事宜,另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均可投保交强险,故李志华没有向张朋飞再次提醒续保事宜的义务,且本案审理中,张朋飞亦确认李志华在涉案车辆交强险到期前已尽到督促义务,故涉案车辆发生事故时未投保交强险的责任在于张朋飞,李志华对此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审原告主张涉案车辆制动性能不符合要求的安全隐患可能在车辆买卖时就已存在,但未提供相关证据,对此本院不予采信,故李志华对此亦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三、对原审原告各项损失的确定
  1、医疗费,原审原告主张15,437.71元。本院认为医疗费系治疗因交通事故造成损伤的合理费用,根据原审原告提供的凭证并结合病史材料,本院确认15,479.20元(含救护车费)。原审原告主张15,437.71元,系其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准许,故对原审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本院予以支持。
  2、误工费,原审原告主张按每月1,800元计算4个月为7200元,为此提供了上海某安全制品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内容为张中华自200910月进入我公司打工,主要做玻璃搬运工作,月工资为1,800元。由于20101115发生交通事故,此后未再来公司上班,公司也未再发工资。)、该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税务登记证。两原审被告对此不予认可,认为无法证明原审原告在该单位上班,且必须要有缴税凭证证明。本院认为原审原告提供的误工费依据不足,应按照2011年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每月1,280元计算4个月,应为5,120元。
  3、护理费,原审原告主张按每天40元计算60天为2,400元。原审原告的计算方法和标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4、营养费,原审原告主张按每天40元计算60天为2,400元。原审原告的计算方法和标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5、残疾赔偿金,原审原告主张按2013年上海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0,188元计算20年并乘以系数0.5401,880,为此原审原告提供了华漕镇(纪王)居住证受理点出具的《历史业务查询》及《历史卡状态查询》,以此证明原审原告一直在城镇地区居住。两原审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该证据只是原审原告来到上海的登记备案证明,无法证明原审原告居住在城镇或农村地区及居住多长时间,也无法证明原审原告做什么工作,故不能适用城镇标准计算其残疾赔偿金。本院认为,对原审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事故发生前其在城镇地区连续居住满一年,故根据原审原告的农业户口性质,其残疾赔偿金应按2011年上海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3,746元计算20年并乘以系数0.5应为137,460元。原审原告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按2013年度上海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26,253元计算,原审原告共生育三子,每人每年应负担26,253/2乘以系数0.56,563.2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总额为6,563.25/*8*3+6,563.25/*5*2+6,563.25/*1*1人=229,713.75元。原审被告李志华认为被扶养人生活费最高限额不能超过2011年上海市农村居民消费限额。原审被告张朋飞认为由法院按法律规定判决。本院认为根据前述理由,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2011年上海市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10,225元的标准计算,根据原审原告的伤残等级及生育子女情况,本院酌情确认为77,710元,该费用一并计入残疾赔偿金,故残疾赔偿金应为215,170元。
  6、残疾辅助器具费,原审原告主张假肢费按每次32,000元计算5次并加上维修费用每年32,000元乘以8%计算20年共计211,200元,为此提供了残疾辅助器具费发票及某假肢矫形器(上海)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证明的主要内容为:张中华适合装配普通适用型CF-E50小腿假肢,价格为32,000元,该假肢使用寿命约为4年,每年维修费用为该假肢款的8%,假肢具体赔偿期限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的人均寿命。两原审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假肢证明无法证明原审原告确实需要该假肢,该行为只是商业行为,带有商业利益倾向,不是司法鉴定机构的证明,不予认可;对残疾辅助器具费发票的金额无异议,但无法证明更换周期及更换标准,不予认可。本院认为,两原审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审原告已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对原审原告主张的211,200元本院予以确认。另原审原告主张的拐杖费180元也属于残疾辅助器具费,故本院确认原审原告的残疾辅助器具费为211,380元。
  7、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审原告主张按每天20元计算29天为580元,其计算方法和标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8、交通费,原审原告主张1,107元,为此提供了出租车费发票17份、浙江省温州市道路旅客运输发票1份。两原审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金额由法院酌情考虑。本院认为,交通费系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且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定为600元。
  9、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审原告主张25,000元。本院认为本起事故不仅使原审原告的身体受到伤害,而且给原审原告的精神带来痛苦,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情确认为20,000元。
  10、鉴定费,原审原告主张1,800元。本院认为鉴定费系原审原告因本起事故实际支出的费用,且其已提供相应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11、律师代理费,原审原告主张3,000元。本院认为律师代理费也是本起事故给原审原告造成的财产利益损失,其已提供相应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12、残疾后的生活护理费,原审原告主张按每月1,200元计算20年并乘以系数0.5144,000元。原审被告李志华认为原审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需要生活护理,故不予确认。原审被告张朋飞认为由法院按法律规定判决。本院认为,原审原告的该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由此产生的损失。本案系机动车之间因道路交通事故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公安机关就本起事故作出的责任认定所依据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确认,故张朋飞应对原审原告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应当依法投保交强险。本案中,发生事故时由于张朋飞驾驶的车辆未投保交强险,故张朋飞应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按照张中华实际损失承担赔付责任,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的损失,由张朋飞按照责任赔偿。前述各赔偿项目总计477,887.71元,其中属交强险赔偿范围为120,000元(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余款由张朋飞承担70%,即250,521.40元,故张朋飞应赔偿原审原告合计370,521.40元,扣除张朋飞已支付的65,000元,张朋飞尚应赔偿原审原告305,521.40元。原审原告主张李志华对张朋飞应负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理由前文已有表述,在此不再赘述。李志华表示如法院判决其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被扣划的5,100元不再主张返还,系其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于法无悖,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审被告张朋飞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审原告张中华305,521.40元;
  二、原审原告张中华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原审受理费5,800元、本案受理费5,681.28元,合计11,481.28元,由原审原告负担4,623.46元、原审被告张朋飞负担6,857.82元。本案原审财产保全申请费1,020元及公告费820元,均由原审被告张朋飞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 判 长

 

段继军

 

审 判 员

 

丁美芳

 

审 判 员

 

童惠珍

 

二〇一四年一月三日

 

 

 

 

 

书 记 员

 

费紫燕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八十四条 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
  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
  第九十八条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
  第一百零六条 ……
  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
  第一百一十九条 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第一百三十一条 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第一百三十四条 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
  ()赔偿损失;
  ……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条 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
  (六)赔偿损失;
  ……。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四十八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十条 当事人之间已经以买卖等方式转让并交付机动车但未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
  第十八条 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
  第十九条 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 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 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二条 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 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 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五条 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受害人因伤致残但实际收入没有减少,或者伤残等级较轻但造成职业妨害严重影响其劳动就业的,可以对残疾赔偿金作相应调整。
  第二十六条 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
  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八条 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字体大小[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首页]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Qingpu Shanghai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800×600以上分辨率,IE5.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