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法院简介 | 本院动态 | 法宣广场 | 法院人文 | 青浦法苑 | 执行工作 | 网上信访 | 诉讼指南 | 表格下载

今天是:

 

站内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

 
舆论与司法的博弈:没有输赢,只有各尽其责

发稿时间:

罗 越

新媒体的到来将司法推进了舆论的漩涡,在人们的脑海中还对彭宇案、李昌奎案挥之不去时,新一轮的舆论案件又蜂拥而来。所谓舆论案件,根据熊涛伟的说法是“媒体舆论关注的,根据实在法规范作出的判决存在与大众预期背离可能性的在审案件。”[1]当然舆论关注的很多案件也存在符合大众道德评判结果的情况,而这种情况下司法与舆论在同一轨道,法官的审判在舆论默认应当如此的理所当然中风平浪静地结束。但更多时候,法院的裁判动辄得咎,要不就是与公众意见相悖,使得舆论一片哗然,接受度差;要不就是体现公众诉求,却被带上了司法迎合舆论,丧失专业精神的帽子。显然,媒体速度快、信息量大、容易获取等优势依然在舆论的形成中推波助澜,这种舆论的重压导致了司法的被动和法官的恐慌,当一个案件被卷入舆论风暴时也就意味着该法官在风暴的中心有千万只眼睛盯着,千万颗心等着,千万双口说着。法官只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游走在法律审判和维护公众情绪的地带,徘徊着等待审限的尽头,然后不得不做出最后的抉择。

于是平衡术成为法官必修的另一个重要技法。而这不是单纯在学校就能学到的,可能要糅杂先天能力、老师教导、实践经验和失败教训等众多因素才能较好地掌握。可是有时候,客观上这种平衡就不存在。比如,当村里的几个醉汉用拳头威胁老实巴交的老农,而老农忍无可忍操起刀就将他们统统扎成重伤时,老农面临的是因故意伤害而判决几年的徒刑。老农很可怜,村民们不理解,舆论更是倒向弱势的老农而引来骂声一片,司法在众口铄金下成为最腐败、最不公平、最不能信任的儿戏。无论法官在其中怎样平衡,判刑的必然性和公众心中老农防卫的正当性和无罪性存在着无法消失的矛盾。这是深受传统道德观念影响的中国人的思维和现代法治要求的法律思维之冲突。如果这种情况较为特殊,那更常见的是法律真实与客观真实的差异。自然的现实是物理意义上已经发生过的人的行为,而法律程序中认定的现实是通过诉讼,在各种证据下构造起来的人的行为,两者可能吻合,更可能有偏差。一旦自然现实中的权利人主张权利,但没有证据证明同样会造成败诉的结果,而这就必然导致其对司法不满和不公的心理。这是法律事后救济存在的客观缺陷,需要公众理解,而往往又是极难被理解的。

众多报纸都在讨论舆论与司法的关系,有人说道“协调新闻自由与保护公平审判权之间的关系时一场马拉松式的持久战”[2]着实体现了新闻、舆论与司法的紧张关系,而在中国,这种关系却不是一种理性或正常的张力,媒体一旦关注,司法的扭曲就总是会发生。法官通常为了保险起见,为了减轻责任,为了应对舆论高压,会主动地向代表多数的大众靠拢。学者高呼:“一旦司法经常以各打五十大板来实现社会和谐,一旦司法不再宣誓正义,宣示法律规则,那么司法已不再是司法,司法在构建社会秩序,社会信仰方面的功能将丧失殆尽。”喊得很有力量,也的确很有道理。但法官在尝到被人肉搜索的滋味,体验了被众人围攻谩骂的感受,品过因舆论压力被组织处分的无可奈何之后,即使有这样的“阵阵说辞”也可能在喉咙口就被吞下,吞到肚子里,再也发不出声来。

这就是现实的困境,新闻舆论没有错,法官也没有错,只是双方都有着各自的工作,而双方又没有很好地配合。如果还将平衡司法与新闻舆论的关系看作是战争,其本身就是将双方放在敌对的角色,想的、做的就只能是如何攻和如何守的问题,而最终的结果要不是一方胜利,一方失败,要不就是两败俱伤,对于中国的法治建设和国家的顺利发展都是不利的。

司法是独立的,新闻媒体包括自媒体也是独立的,完全的禁止媒体对司法的报道和评论是因噎废食的作法,显然不可取;而完全开放媒体,毫无管制地让媒体形成绑架司法之势,显然也是不可取的。双方都应有自己的自由和限制。

作为新闻媒体而言,其工作内容是报道、传播和交流,客观和真实是其应担的责任,是其应守的底线;而自媒体的网络新平台上,网民们的言论自由既要得到尊重并发挥其评论和监督的重要作用,也应控制在不侵犯他人权利的范围内。胡编乱造的故意行为抑或是天马行空的肆意妄为,都应为自己的不理智而付出代价。而作为司法主体,法院坚守法律是一种责任和底线。法院面对新闻媒体时应当充满热情地展开怀抱,但这并非是一种屈从和臣服,而是一种诚意,一种邀请与配合。处在平等的社会元素的地位上,两方都不应有主次,两方也无法评价主次,更无需要区分主次。舆论和司法没有谁输谁赢,只能相互配合。

法院的独立是另一个必须把握的原则。不论舆论将会如何,独立于法律,独立于证据,独立于案件审理真相才是公平正义的内涵,才是法院职责的内涵。换句话来说,“专业”是应对一切舆论的利器,是法官内心力量的底气。在案件中,运用好专业的知识,用法学的专业学识进行处理才是无愧于心的必然手段。当然,这种专业并不只是写在纸上的法条,更有着法条背后的法益和最终要寻求的正义。这正义就有着法律的规定和情理的考量,是一种内在的妥协和平衡。

其次,程序也是重要的因素,它是让公众看在眼里从而产生信任的渠道。程序公正是保证实体公正的制度性设计。一切都按照法定的程序进行,就像参与者都需要按照游戏规则进行一样,没有人能超出规则玩猫腻,没有人能不顾规则投机取巧。而这些程序的进行全过程都应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透明的阳光下,看得见也摸得着,谁都能质疑,谁都能审查。这样才能让公众没有猜忌、没有怀疑、没有诟病司法的理由。

最后,最严峻的问题是客观现实中无法达成平衡的困境。这可能需要法治的大环境,需要国民法律素养的提升。而法院能做的就是“解释”,对案件审理中大众可能产生误解的环节、裁判当中对证据、事实的认定和法律规定及适用的情况一一做出解释,才能让大众有所了解,从心底理解和接受。哪怕不能理解,也能获得案件没有任何枉法情况的认知。只有公众的信任才能从根源上消解舆论风潮的形成。

 


字体大小[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首页]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Qingpu Shanghai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800×600以上分辨率,IE5.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