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法院简介 | 本院动态 | 法宣广场 | 法院人文 | 青浦法苑 | 执行工作 | 网上信访 | 诉讼指南 | 表格下载

今天是:

 

站内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

 
母亲的心  法官的情

发稿时间:

作为一名从事侵权案件审理的法官,我每天都要面对人生的悲欢离合,每天都会看到人性的丑恶与善良,每天听到最多的词语是死亡、伤残和赔偿,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麻木了,但在繁忙的审判工作中,总会有一些案件能触动我的内心,引发我的深思。

作为母亲我对他们深表同情

一个母亲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在自己的怀中死去而又无能为力,我所承办的这起医疗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真真实实地演绎了这样的人间悲剧。小豪生于200210月,出生后不久便随父母从四川老家到上海生活。200738,一场灾难降临在这个温馨的家庭,小豪因发烧两天被父母送至某中医医院治疗,经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给予25%安乃近等药物静脉滴注和其他口服药。输液完毕后小豪回家,但直到39凌晨1小豪仍高烧不退,呕吐2次,于是父母再次带他前往该院治疗,仍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再次给予25%安乃近0.1g肌肉注射。回家后小豪病情继续加重,凌晨5时父母将小豪送到某附属医院分院急诊,诊断为支气管肺炎,心衰、肺出血、感染性休克,530分小豪被宣告临床死亡。小豪去世后,他的父母认为两家医院在对小豪实施治疗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疏忽,直接导致了事故的发生而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两家医院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合计约人民币50万元。刚刚拿到这个案件时,我只把它当作一般的医疗事故纠纷处理,但当整个庭审结束时,我的心情很沉重。原告席上小豪母亲拿着孩子的照片,面色苍白、形容枯槁,她的憔悴让人无法相信她25岁的年龄,小豪的父亲则目光呆滞、一语不发。看着小豪的照片、听着他母亲撕心裂肺地哭诉,我被深深震动了,照片中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子,拿着玩具枪笑得特别灿烂与满足,我仿佛能听到孩子天籁般的笑声,也不由想起女儿五岁时可爱的模样。作为母亲我能真切地体会他们的丧子之痛,曾经亲身经历过抚育孩子的艰辛,让我知道为人父母的不易,然而孩子又像坠落人间的天使带给父母快乐和希望, 现在小天使过早地离去了,怎能不叫人心痛。

作为法官我只能对他们说不

纵有万般同情,我也不能忘记自己的职责,作为一名法官,我的同情不能代替法律,我只能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和规定审理案件。作为被告的两家医院均辩称:小豪起病急、发热高,血常规无特殊异常,体检无特殊体征,根据以上病史和体征化验检查,支持患儿当时有呼吸道感染的诊断,被告对于小豪的临床诊断及抢救措施都是及时正确的、符合诊疗常规的,患儿的死亡是疾病本身转归所致。医患双方对于医疗后果及其原因在认识上产生了严重分歧,在这种情况下,医疗事故鉴定是确定两被告是否存在过错的唯一方法,原、被告也均申请对本次医疗争议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上海市医学会接受了本院的委托,就两被告对小豪的医疗行为是否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两被告的医疗行为与小豪的死亡有无因果关系等进行了鉴定,专家组的鉴定结论为:本病例的患儿系严重呼吸道感染,病情发展迅速,短期内即引起急性肺源性休克死亡,病患本身的危重性是死亡的主要原因,医方对病情可能发展的严重性估计不足,在诊疗过程中存在一定过失,小豪与两医院间的医疗争议构成医疗事故,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轻微责任。鉴定结论大大出乎了小豪父母的意料,对于医方承担轻微责任的结果他们无法接受,但作为法官的我只能按照鉴定结论确定被告的过错责任,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确定本案的赔偿范围,原告要求两被告承担全部责任是不合理的,对于他们高达50万元的诉讼请求我只能说不,最后法院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两被告各承担10%的赔偿责任,即两家医院各赔偿小豪父母11,000多元。

作为执法者判决并不是审理的终结

案件宣判前,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性,为防止矛盾激化,我们民一庭作了详细的预案,除请求法警支援外,全庭同志分成三组准备针对性作当事人的输导工作,同时也提醒医院方面制定防矛盾激化预案,并和辖区派出所取得了联系。宣判的过程比我想象中平静,虽然来了十几个人,但除了小豪的外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外,其他人都没有出声,小豪的父亲拿着判决书扔下一句“找医院算帐去”就带着十几个亲属走了。虽然宣判还算顺利,但我仍感到不安,果然当天下午,中医院就打电话来说:小豪的父亲带着一百多个四川民工拉着还我孩子等白色横幅在中医院门口围堵,还冲击院长室砸坏办公桌和玻璃,带头的几个人已经被公安机关抓起来了。案件虽然审结了,但事情并没有了结,在院领导的支持下,我们及时和中医院、派出所取得联系,了解详细情况,并和他们共同协商处理方案,同时我也找到了小豪父亲严肃指出他行为的错误性,使他认识到他的冲动行为可能给亲属带来严重后果。在法院的协调下,中医院从大局出发,以德报怨,主动向公安机关请求免除对小豪亲属的处罚,并从人道主义出发再补偿小豪父母1万元,中医院的举动使小豪父母深受感动,他们表示服从法院的判决,不再继续纠缠了。

到此,案件终于有了圆满的结果,但我的心情并不轻松,宣判时小豪外婆悲痛欲绝地哭喊使我久久不能忘怀,因为在她的哭喊中既没有对判决结果的怀疑,也没有对承办法官的谩骂,有的只是对当班医生的责备,她说:“我们快要急死了,医生为什么还在看报纸;我们都急哭了,医生为什么还说小孩生病都是这样的。”虽然我无法考证小豪外婆说得是否真实,但她的哭喊,让我更清楚地认识到今天我们应该如何做法官,在某种程度上,法官和医生很相似,当事人也和病人一样,他们怀着对法律、法院和法官的信任,企盼着法官解决他们的问题、平息他们的纠纷。作为法官,也许你不能给予他们胜诉的结果,但你能给予他们倾听的耐心;也许你不能解决他们实际的困难,但你能给予他们关注的眼神……(民四庭 刘静)

字体大小[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首页]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Qingpu Shanghai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800×600以上分辨率,IE5.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站